【人物】“琴姐”的33年電力芳華

信息來源:南網知行  發布時間2020-07-27


盧麗琴

 

  人到四十,成熟之余也會少了些許銳氣,是走出舒適區尋求突破,還是與事業和解打開愜意生活之門,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決定往往不在一念之間,而是來自心靈深處的呼喚。

  故事主人公盧麗琴選擇了第一條路。40歲那年,也是她在花都供電局從業的第23年,她毅然接受試研院的新崗位。

  如今10年過去了,她已然成為電力安全的第一道把關人,與此同時,作為一名基層電力黨員,她也一直在履行著守護千萬家庭用電安全的電力使命。

  電力基因 鞭策成長

  “三歲看大,七歲看老。”心理學認為,小孩6歲以前的經歷會影響孩子的性格特征、志向理想的形成,盧麗琴的經歷是這句話的真實注腳。

  盧麗琴的父親是一名電力巡檢員工,她從小在花都電業局院子里長大,耳濡目染父輩電力人的艱辛、敬業,“電力安全”四個字對她而言,神圣而莊嚴。

  真正讓盧麗琴覺得自己和電力人越來越近是在1986年。她成功考入花都供電局,成為了修試班的一員。

  1991年8月,兒子出生,盧麗琴獲得了人生中的新身份——媽媽。只休了兩個多月產假,她就回到了工作崗位,恰逢洪水爆發,整個花都區汪洋一片,花都區供電局已經被洪水包圍。

  趁著洪水水位不太高,師傅讓她趕緊回趟家給兒子哺乳,怎料,同時趕到單位救援的父親,看到女兒不在,立馬發火,“這么緊急的時刻,你怎么能不在現場呢,立馬回來!”放下孩子,她立刻趕回了搶險現場,持續強降雨導致洪水水位不斷上漲,洪水淹沒了檢修大廳,馬上就要沒過地下油池,盧麗琴和修試班的全體班員泡在水里,輪流作業,用小桶分裝油,硬是將存放在檢修大廳和油池里的幾十噸變壓器油“搶”了出來,保障了電力設備安全。

  這次經歷后,她養成了時刻堅守在電力一線的習慣,與其說是一種習慣,不如說是她身上的電力基因引發的職業自覺;也是這一次,讓她懂得電力安全不是停留在制度規范上的口號,而是所有電力黨員用生命捍衛的初心。

  自我突破 踐行初心

  2009年,在花都區供電局檢修一線干了23年的盧麗琴,被調到了試研院繼續從事電力試驗工作。

  沒過多久,試研院要從各部門抽調員工,組建器材檢驗班,時任試研院院長找到了盧麗琴。“器材檢驗,是設備入網的第一關,我可以守得住”,不斷突破自我的盧麗琴,再次當選為班長,大家親切地叫她“琴姐”。那一年,她剛好40歲。

  其實,在接受新崗位前,不少同事曾善意提醒過她,新工作會“很辛苦”。但盧麗琴深知自己是一名電力黨員,堅守在電力安全第一線才是她的歸屬。

  新工作的壓力遠遠超乎她的想象。“來這里的第一年,我的體重掉了20多斤,以前的同事見到我,以為我在減肥”,盧麗琴回憶,之前20多年的從業經驗,80%都用不上。新崗位用的試驗方法和以前學的完全不一樣。為了盡快適應,她用“笨”方法自學,把復雜的線路圖,拆解成簡易的線路圖記在筆記本上,一遍遍牢記。

  龐彪是被抽調的員工之一,他回憶,從2013年開始,每年都會有應屆生加入器材班,“每一屆都是琴姐親自傳幫帶”。談及此,“琴姐”卻謙虛地說:“我也只能教他們基本功”,每個廠家的產品結構、線路設計都不一樣,以后他們還要不斷學習。

  危難時刻 詮釋使命

  2018年6月8日,對無數高三學子和家長而言,那是兌現高考承諾的日子,但對器材檢驗班的班員而言,那是煎熬又驚險的一天。

  當天,臺風“艾云尼”席卷廣州,花都區瞬間成了一片汪洋大海。作為一名設備檢測班班長,停放在花都質檢中心的電力設備是她的心頭肉,琴姐第一時間趕到質檢中心。

  此時,洪水仍在不斷倒灌,基地內積水達到700mm,局部地區水位直達腰際,設備安全岌岌可危。專業的素養讓她保持了清醒的頭腦,她第一時間將險情反饋給試研院,組織班員用防洪沙袋在質檢中心外圍設置了第一道防洪線,一切處理有條不紊,為搶險贏得了時間。

  最危險的情況在當天晚上9點,雨勢瞬間變大,上游天馬河洪水倒灌,質檢中心水位驟升,現場又停水停電,運送沙袋的搶險車進不來,情況十分險急。搶險就是和時間賽跑,不能有半點遲疑和松懈,她顧不及身上多年的腰傷,和大伙兒一起趟著齊腰的洪水,將半路熄火的搶險車推行兩百多米,再把車上的沙袋一袋一袋地扛下來,加高防水墻。

  整個搶險過程一直持續到次日凌晨6點,前后超過12個小時,質檢中心最終守住了,價值數千萬的設備全保住了。

  這一次,與28年前那次不同,沒有父親的“急召”電話,她本能地堅守在搶險一線,置個人身體健康于不顧,成為此次單位抗洪搶險中的“靈魂”人物。

  文/徐詩穎 劉艷梅

  廣東電網廣州供電局

必威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