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我的字典里沒有服輸二字”

信息來源:南網知行  發布時間2020-07-27


王小嶺和他發明的換流站閥冷主泵在線檢修補水作業車

 

  十年前,山東青年王小嶺懷揣入職通知書,背著簡單的行囊,踏上了開往祖國西南的列車。電氣工程及自動化專業畢業的他,對自己日后的事業滿懷期待,“我將成為世界上第一個±800千伏特高壓直流工程的運行維護人員!”王小嶺抑制不住內心的興奮。

  十年間,王小嶺已獲得發明專利1項、實用新型專利4項,獲得國家級獎勵4項、南方電網公司獎勵5項、超高壓公司獎勵14項。此外,南方電網公司“個人三等功”、超高壓公司“十大杰出青年”、“履職盡責標兵”、“科技工作先進個人”等榮譽也被他收入囊中,是個不折不扣的“獲獎達人”。作為昆明局最年輕的技術專家,王小嶺憑著一股不服輸的倔強勁兒,在特高壓檢修戰線上綻放著他的別樣青春。

  創新:不試怎么知道一定不行!

  遠離繁華都市,陪伴王小嶺的有大山里的繁星點點,村里的雞鳴犬吠,還有楚雄站里的設備,這讓他能更好地沉下心來,從設備日常維護的點滴小事做起,逐漸在實踐中不斷地提升。工作十年間,王小嶺參與消除設備缺陷200余項,主持開展過8項設備技術改造,參與公司4項換流閥與閥冷檢修工作標準,1項南方電網公司企業標準的修編,逐步成為昆明局專業技術領域的“行家里手”。

  2012年,“原始的閥冷系統當單臺主泵發生故障時須將閥組停運才能開展檢修”這一技術難題讓局里很是頭疼。王小嶺提出開展主泵在線檢修的大膽設想,始料未及的是這個設想遭到了很多的反對。有的人說:“檢修主泵停不停電關你什么事?”有的人說:“萬一搞跳閘了你負得起這個責任嗎?”還有的人說:“你這不是瞎折騰嗎?”

  “大家說的沒錯,但有阻礙才能有創新,不試怎么知道一定不行,更何況我還沒有去嘗試呢!”反對的聲音越盛,反倒激起了王小嶺骨子里的韌勁。此后的5年里,他在工作之余不停地想對策,向多家設備廠家主動請教,筆記記了厚厚一本,設想了多種可能實現主泵在線檢修的方式方法并反復對比論證。2013年,王小嶺成功對閥冷系統進行了管路改造,這一改造為實現主泵在線檢修奠定了基礎。之后他不斷嘗試和分析,終于在2016年發明了“換流站閥冷主泵在線檢修補水作業車”,解決了作業過程補水電導率高易導致系統跳閘和操作觸摸屏易導致人為誤操作等一系列風險,保證了主泵在線檢修100%的成功率。目前,這一由他首創的新技術在昆明局已成功應用40余次,有效避免了楚穗、普僑直流單閥組臨時停電200余小時,避免了高達2億余元的直接經濟損失。

  2018年,該創新成果獲得了國家發明專利授權并已實現了成果轉化創收,為企業創造了不菲的經濟效益。

  堅持:不會就學,學會就要做到最好!

  “哪有什么工作是簡單的,不會咱就學,學會就要做到最好。”王小嶺常常勉勵自己,“在我的字典里就沒有服輸二字!”

  2019年,針對普洱換流站GIL設備因質量問題多次出現跳閘事件的這一重大隱患,昆明局對全站GIL設備開展隱患整治,王小嶺主動擔任項目總負責人,長期駐扎在現場,再次把倔強勁兒詮釋得淋漓盡致。“不達目的不罷休,確實是山東人的倔強性子!”變電管理所的領導這樣評價王小嶺。隱患整治的那段時間里,王小嶺已經沒有了“下班”這一概念,普洱站工作室的明亮燈光下,每天都有他忙碌的身影。遇到問題時不管多晚都要直接沖到現場查看,把問題想清楚弄明白。

  經過98天的攻堅,王小嶺帶著同事們完成了全站407根GIL共539個三支柱絕緣子更換工作,所有8個間隔均一次性通過耐壓試驗并復電成功,整體比原計劃提前48小時復電,為緩解云南棄水壓力,完成云南棄水電量控制指標提供了堅實保障。

  普洱站的太陽很烈,風很大,讓王小嶺原本白皙的臉龐變得黝黑,而他卻說,這是這份光明事業給予他最珍貴的禮物。

  盡責:班長就要有領頭羊的樣子!

  作為變電一次班班長,在王小嶺的帶領下,一次班不僅工作熱情飽滿,而且取得了顯著成績,全班11人中已有7人取得技師資格,3人被確定為公司“超級技師”培養對象,2017年獲得公司“先鋒班站”,2020年獲評網公司“五星班組”,實現了昆明局“五星班組”零的突破。

  2020年3月,普洱換流站年度停電檢修與疫情防控工作同期進行,外協單位關鍵技術人員被隔離無法按時進站工作。面對這一窘迫態勢,王小嶺毅然帶領全班開展了自主檢修。在開展閥冷主泵和電機的大修工作時,他的手指卻被重達幾百公斤的主泵砸傷。“當時情況非常緊急,我們都讓他趕緊停下,但他卻偏偏不聽,手指腫得像個火柴頭,依然還要堅持完成工作,”徒弟小趙心疼地說道。

  “班長就要有領頭羊的樣子,何況這是我的本職工作。”面對當時的巨痛,王小嶺只是輕描淡寫地帶過。

  韓紹婷

  超高壓公司昆明局

必威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