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事】扶貧,讓舌坡人走上希望的路

信息來源:南網知行  發布時間2020-07-27


扶貧工作隊和村干部在浪歪村調研水池漏水問題

 

  年前娶了新媳婦,搬進新房子的中寨村村民王棠梁,年后沒幾天又遇到了好事情——調峰調頻公司魯布革電廠駐村工作隊員把3000元生豬養殖獎補款親自送到了他家。這個質樸善良的布依漢子,眼里涌出了感激的淚花。對很多人來說,3000元算不得很多,王棠梁何至于此,但王棠梁的心事,魯布革駐村隊員們懂得。

  三年前的王棠梁,一家五口人擠在三間老舊的木頭房子里。弟弟多年前獨自外出打工后便杳無音信,把自己的女兒和年過古稀的老父母都扔給他,妻子忍受不了貧寒的生活,也在此后不久離他而去。三個正在上學的小孩,加上年邁的父母,沉重的家庭負擔讓王棠梁幾乎喘不過氣來,成了村里的特困戶。

  魯布革電廠扶貧工作隊的到來給王棠梁帶來了希望。在工作隊的幫扶下,王棠梁的生豬養殖業紅紅火火地做起來了。剛剛過去的2019年,他賣了7頭豬,自己辦婚事用了1頭,年收入比上一年增加了2萬多元。

  和王棠梁一樣享受到獎補的還有舌坡村委會的李照江、陶應鋒等11戶養殖戶。王棠梁他們沒想到,這份獎補比計劃來得早。“我們在年后做好防疫宣傳的同時,也對養殖戶的生豬出欄情況進行了核實,就是想著讓疫情的影響降到最低,獎補款盡快到位,讓大家早計劃、早復產!”駐村第一書記范家慧說。根據他們核實的情況, 2019年舌坡村委會11戶建檔立卡戶養豬出欄銷售共計金額201676.96元,春節過后,駐村隊員將25600元獎補款全部送到了村民手中。

  在三江口碼頭附近的新寨村,村民們這幾天正在準備“祭老人房”。這是布依族世世代代傳襲下來的習俗,“祭老人房”期間,外村人員不得入村。“等祭老人房一過,蓄水池工程馬上就要開工,我們今天剛剛和工程隊簽定了協議。”扶貧隊員付宏說,這個水池寄托著新寨村村民民對新生活的希望。“原來他們的生活用水基本靠老天,用我們的土話講,就是吃廊檐水,把下雨天的水存在水窖里,不夠吃,還不衛生!”付宏說,他們原本已經與村組干部已經為水池選好了地址,但村里的老人說這個地址壓了“龍脈”,不行。工作隊員尊重村民的意見,共同研究,重新進行了選址和規劃,“投資5萬多,比原來的施工難度大些,但是老鄉們歡喜,我們也算是把好事辦好了!”付宏說,容量50立方米的新水池可以解決村里90多人的吃水難問題,村民們都很期盼。新寨人靠天吃水的生活,即將一去不復返了。

  針對鄰村浪歪蓄水池的漏水問題,工作隊也沒少操心。浪歪村的村民有近200人,村民們多年來和新寨村一樣飽受吃水難之苦。布依人大多依山臨水而居。山腰以上的農戶生活條件相對較好,家家都有微型抽水泵,用水不愁,而山腰以下的農戶生活條件較差,在枯水期常常沒水用。用水不均的問題一直存在,在水池出現漏水后,吃水難的矛盾就更加突出。“廠里非常支持扶貧工作,安排了8萬多元專項資金解決兩個村的用水難問題。”范家慧說,他們最近都在忙這個事,根據計劃,工程將在4月份全部完工并投入使用,徹底解決村民飲水難的問題。

  既要扶貧,也要扶志和扶智。在疫情漸趨平穩之際,工作隊和村干部們又進村了,一戶一戶開展外出務工人員返崗就業宣傳和報名服務及家庭產業發展信息采集工作。“動心的人多,行動的人少,村民的顧慮多。”工作隊員董選勇表示,目前貧困戶通過政府組織化走出去的僅有幾個人,其主要原因是大對數外出務工人員都想回原打工地的廠上班,待“祭老人房”過后,他們都會陸續回廠復工。扶貧工作隊員說,他們還將進一步加大宣傳力度,鼓勵大家抓住機會走出去,用自己的努力改變生活現狀,創造幸福生活。

  把脫貧攻堅當做魯布革的責任和使命,把貧困戶當做兄弟姐妹來幫助,扶貧工作隊員再艱難也不覺得累,并把政府和電廠黨委的每項決策部署落實到位,抓實抓細抓出了成效,扶貧攻堅工作屢獲地方政府好評。

  自2015年與舌坡村委會結對幫扶,魯布革電廠累計投入扶貧資金200余萬元,用于幫助舌坡村委會下屬的乃格、新寨、浪歪等六個自然村的公路、廣場、生活飲水設施維修、光亮工程、養殖幫扶、貧困戶養老保險及建房補助等。至2019年末,建檔立卡結對幫扶的53戶210人全部脫貧出列。

  受益于黨的扶貧政策逐漸走上幸福生活的還有乃格村民劉衛紅戶。在政府和電廠的幫助下,劉衛紅一家三口2019年9月從臨時危房搬進了新居。土地少、走不出去、勤勞卻不能致富,讓沒有上過一天學的劉衛紅想要改變卻無力改變。就在半年前,劉衛紅進入家門口的魯布革電廠做保潔工作。如今,每月2000多元的固定收入,讓她的生活有了新的奔頭。

  侯海琳

  調峰調頻公司魯布革水電廠

必威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