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中國科學院廣州能源研究所能源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蔡國田:
看待能源問題更需系統思維

信息來源:南方電網報  發布時間2020-10-27

  結合廣東省發展改革委、廣東省能源局等六部門聯合印發《廣東省培育新能源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行動計劃(2021-2025年)》(以下簡稱《行動計劃》)的發布,中國科學院廣州能源研究所能源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蔡國田接受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專訪,談到他對文件的解讀,以及對能源戰略規劃研究相關問題的看法。

  要劃定產業集群邊界

  記者:如何理解“產業集群”的內涵?

  蔡國田:“產業集群”這一概念的提出已經很多年了,但目前,產業集群還沒有公認的明確定義。這跟它是個跨學科概念有關,涉及地理、經濟、社會等領域,不同學科的研究者對它的認識不盡相同。

  我個人以為,產業集群是在一定地域范圍內集聚很多企業,企業間相互聯系,形成全產業鏈。集群一定是有邊界的,企業要通過創新等手段提升競爭力,從而擴大集群產業規模,形成產業鏈。現在一些政府的文件,對于集群邊界的約定似乎并不明晰,到底這個集群的發展范圍在哪里,這個要明確的,不能什么都攬,實際上,也沒有誰能把所有都攬下,這畢竟是個經濟全球化的時代。

  記者:廣東省列出新能源、半導體與集成電路、高端裝備制造等十大新興產業集群,它們之間是否有關聯?目前,廣東省新能源產業發展處在什么水平?

  蔡國田:集群之間肯定是有聯系的,而且有些關系還很密切。像海上風電、核電等新能源產業集群的發展,必然需要高端裝備制造業的支持,那些大風機、核電機組的技術含量是很高的。

  坦率地說,廣東的新能源產業發展處于比較弱的水平。我們看看龍頭企業,就能窺豹一斑了:光伏沒有,風電就只明陽,核電制造也就東方電氣廣州重型機器有限公司……正因如此,政府才提出新興集群概念。新興集群是一種愿景,是希望朝著那個方向去發展。

  著眼于整個能源系統來思考

  記者:廣東發展新能源產業,從更宏觀的層面看,也是參與到國家甚至全球的能源轉型中。如何看待全球普遍的低碳,甚至“零碳”趨勢?

  蔡國田:能源革命轉型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動力,從煤炭到油氣,再到可再生能源,可能以后還有核聚變……人們總以為,新一次能源革命能解決所有問題,但歷史證明并非如此。在沒有完成革命轉型前,你永遠不知道是否出現新問題。

  就拿光伏、風電來說,有一種研究認為,光伏大面積鋪開后,太陽輻射吸收多了,可能影響地球熱量平衡,這些對生物、氣候等等是否有影響呢?像風電,北京的霧霾吹不走了,是否與北邊風場建多了有關呢?這都是有待探究考證的問題。現在全球以低碳為出發點,低碳不完全等同于環保。看待能源問題,我們需要更系統的思維,多換位思考,這樣才更客觀。

  那么,研究能源戰略問題,也需要系統性思維。不能只是條塊式的,研究光伏就只盯著光伏,風電就只盯著風電,要著眼于整個能源系統來考量。像發展海上風電,對海域使用的經濟性、對能源安全等一系列問題,都要看到。我只是舉這個例子,提供思考問題的思路,并不代表我不贊成發展海上風電。未來什么樣誰也不知道,就目前來看,低碳是應對眼下全球氣候問題很好的解決辦法。

  記者:研究者的視角,總是奔著問題去的。

  蔡國田:對,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才能進步嘛。其實這些年,我國能源工業取得了長足進步。我們自上而下的社會治理體制,雖受到一定詬病,但確實有它的優越性。文件一出,層層落實,或許并不是最優解決方案,但起碼先干起來再說。有目標、有愿景、有規劃,總比沒有來得強。

  海上風電續補成行與否,還不好判斷

  記者:《行動計劃》針對有優勢、有基礎、有潛力的領域提出八大重點工程,尤其將“海上風電領跑工程”和“氫能產業鏈培育工程”列為未來五年的“重中之重”。廣東為何如此關注海上風電和氫能?

  蔡國田:為了實現低碳目標,全世界都在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主要就是風電和光伏。對于廣東而言,土地資源稀缺,很難找到大塊土地來發展光伏,只能投向海洋。發展海上風電,正是基于廣東得天獨厚的海洋資源稟賦,可以說,這是未來廣東最重要的能源發力領域。

  氫能目前看來,尚存很大不確定性。廣東省想去引領,但也看到,省一級政府并沒有制定更具體的措施與規劃,只有廣州、佛山等市政府有明確發文。

  發展氫能,一定要回答“氫能在整個能源體系中的地位和作用”這一問題,就是說,氫能到底有多大需求?目前的產業是燃料汽車,但已經錯過了最好機遇期,大批電動汽車都換完上路了,很難再去用氫了。看以后還能不能有更新的產業催生出來才行。

  記者:政府爭取2025年前海上風電項目實現平價上網,這也是業內較為認同的一個時間節點,但前提是,地方政府得續上中央財政的補貼。您認為,廣東省的補貼能續上嗎?

  蔡國田:補貼到底能不能最終成行,暫時還不好判斷。尤其是現在受疫情影響,GDP增長沒那么快了,政府從全社會角度考慮問題,首要解決最重要最棘手的,比如就業等民生問題。短期內能不能顧得上海上風電呢?不過新能源的政策,變得很快。可能到了明年底中央補貼截止時,經濟復蘇情況良好,政府錢袋子鼓起來,能更好地考慮出臺補貼。

  做好戰略規劃研究,需破數據困局

  記者:《行動計劃》工作目標提出擴大產業規模:到2025年,新能源發電裝機規模約10250萬千瓦。這一裝機容量相對于2019年底翻了一倍。如何看待這一數據變化?

  蔡國田:數據要從兩方面來看,一是這個新能源裝機概念很廣,包含了氣電、核電,不僅僅只是風電、光伏、生物質這些;二是未來五年內,煤電機組基本就不會批復新建了,又要淘汰很大一批機組,所以增加了這么大規模。

  記者:研究機構做規劃、報告時,目標數據一般是如何得出的?蔡國田:數據的推導,最重要的就是對比。有縱向對比,從自己過去的數據里找未來;有橫向對比,從別人的數據里找自己。所以規劃出來的任何一個數,都是有理有據的,每一個數背后,是成千上萬的數計算出來的。

  我也做過很多規劃,發現一個問題,數據不齊全。現在是宏觀數據比較完備,中國統計年鑒數據相對完整;到省里不是缺這就是缺那,到市里缺得更多,區縣里干脆就熄火了。我參與了不少廣州市的能源規劃,最多做做全市的、分產業的,到區縣一級就沒法做了。一旦缺了一兩個數,就沒有連續性了,規律就可能找不著。要破數據的困局,需要全社會一起努力。有了數據,科研機構才能出具更科學嚴謹、更高質量的成果,更好地幫助到企業和社會,成就雙贏。

  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 帥泉

必威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