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以搶代維”到“以維代搶”

云南電網公司曲靖富源供電局10千伏線路故障跳閘次數“六連降”

信息來源:南方電網報  發布時間2020-10-30

  云南電網公司曲靖富源供電局員工用無人機開展線路巡視。 張莉 攝

 

  煮條胡辣魚、燒個煤窯雞、炒個番茄雞蛋和洋芋絲……周末不用值班,三下五除二,配電管理所搶修一班班長李清便燒出了一桌拿手好菜。跟家人、親友談天說地間,小日子愜意而從容。

  此前一段時間,不在搶修便在搶修的路上,加班是常態。今年來,經過通道清理、強化線路運維、線路改造等舉措,云南電網公司曲靖富源供電局逐步改變“以搶代維”的現狀,10千伏線路故障跳閘次數實現“六連降”,搶修少了,李清和大伙都覺得工作輕松不少。

  找準痛點 治線樹隱患

  富源供電局擁有10千伏產權線路100條,總長2758千米。2018年7月,配電管理所成立,83人分3撥在中安、營上、老廠駐點。

  中安駐點臨近縣城,管轄一半的線路,線況相對較好,但仍然“平均兩三天就有一起搶修”。此前在搶修班工作的黃江和其他同事時常覺得身心疲憊,“很累,大家心態不大好,就怕故障找上門。”

  員工疲于奔命,管理層也睡不好覺。

  年初受雪災等天氣影響,線路每天都有跳閘。“少則一條,多則十多條,搶修點四處開花,雖然有各種管控措施,但員工頻繁搶修帶來的人身安全風險還是很大,客戶復電訴求也很迫切。”到富源供電局生產副總崗位上履新的李躍林覺得“頭都要大了”。

  治病先要找病根。富源供電局經過一輪摸底后,發現樹障隱患線路有94條,累計發現線樹隱患2689處。

  積極爭取政府的力量幫忙協調的同時,今年3月以來,富源供電局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按照“停一條線路,清理一條線路”的原則,統籌基建、生產停電作業計劃,同步編制通道清理作業計劃,跨駐點整合人員、設備等資源“一起打大戰”。無法集中停電的線路,則采取基建、生產作業或故障停電主停時,“見縫插針式”開展。

  至今10千伏線路共完成清理48條,其中線路跳閘排名前十的干海子線、古敢線、楊家墳線等基本完成,消除中壓線路隱患1135項。各供電所同步開展了927個低壓臺區的清理。

  “療效不錯!1月187次、2月109次、3月93次、4月89次……7月僅44次。”配電管理所所長黃垚補充說,8、9月因雷雨等天氣影響跳閘次數有所回升。但其中樹障引起的跳閘次數呈現逐月下降趨勢,年初月均41次,上月已降至17次。

  打牢基礎 強化專業運維

  “以前搶修多的時候,搶修工常常全月滿勤。現在1個月可以休息3個周末。就拿10月來說,都過了三分之二的時間了,中安駐點就只有2次故障搶修。”李清說,“多出來”的時間重點是和運維班一起開展工作,“要是線路運維得好,我們搶修也就輕松很多。”

  扎實開展設備主人制管理是配電管理所的重點工作。3個駐點共52人AB角搭檔,各有各的“責任田”。

  運維一班副班長王鋒和搶修一班張劍僅負責白西、四屯等4條線路,但長度最長,有221.5公里。“必須全面巡視,每基桿塔都要一一走完。”他們的巡視內容很細,包括核實線路長度、鋼塔定位等,對隱患、缺陷多角度拍照并登記臺賬。

  為了盡可能多地發現隱蔽隱患或高效開展重合閘成功后專項巡視,所里配備的無人機時常陪伴大家出場。“高處的隱患或缺陷,像是瓷瓶等處的細小裂紋肉眼看不清,但難逃它的‘法眼’。”該局無人機用得最溜的員工王興達說,有了幫手,各種線路“刺茬”往往能被很快找到。

  巡視一條,治理一條。除了通道清理、集中檢修力量全面消缺,“治病”的辦法多樣。

  今年,富源供電局計劃投資477萬元,重點對跳閘排名靠前的17條線路進行臺架變及線路絕緣化改造。更換15米電桿10基、12米電桿168基,更換兩種型號絕緣導線3.8萬米……經過大修及線路改造,原來最為頭疼的、線路跳閘排名前三的10千伏古敢線,變成了全所最省心的線路。

  20條線路最近時常十天半個月都沒得搶修,在老廠駐點的副所長董成,結合“安全生產十個規定動作”,重點對停電更換配變、桿塔、柱上開關和PT,以及更換絕緣子、修補導線等常見作業,從作業計劃、作業前準備、現場工作、工作終結4個環節主要風險點、風險管控措施、作業文件和表單等方面來強化大伙兒的技能。

  減少了配合性工作,帶電作業班則“騰出了時間”帶頭搞起了星級班組創建。而所長黃垚想的是一方面要讓剩余存量的通道清理工作在明年春節前完成。另一方面,自己的搞得差不多了,接下來要想辦法盯緊客戶產權線路的運維,減少客戶故障出門。

  據悉,目前,富源供電局已100%完成“一線一冊”登記、GIS單線圖規范性整改。治理線路設備固有風險1205項,消除缺陷451項,消除隱患3909項,治理率、消除率在85%左右。(阮松萍)

相關文章

必威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