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塘村的扶貧之美

信息來源:南網50Hz  發布時間2020-09-14

  從云南昭通市鎮雄縣沿曲折蜿蜒的109公里山路駕車行駛3個半小時,云貴交界的大山深處,就是以古彝族苗族鄉轄下的黑塘村。

  金秋9月,一條平整的水泥路將汽車帶入黑塘村口。云霧繚繞間,依山而建的村屋若隱若現。具有地方少數民族文化特色的太陽能路燈靜靜矗立在路邊,電桿上的“中國南方電網”幾個字分外顯眼。沿水泥路向下行至十幾米遠處的坡地,綿綿細雨中,成片小竹兜已開散出了枝葉。

  這里有秀麗的山色,也曾經有驚人的貧困。黑塘村平均海拔1760米,山高坡陡、高寒冷涼。境內多為酸性黃土,酸、粘、瘦、薄,間有風化石,砂石土,農作物不經干不耐澇,抗災能力弱。當地百姓多種植玉米,年收成不到鎮雄縣豐產區域一半。不少百姓住在深山溝里的茅草房、危舊房中,基本住房安全都不能保障。

  作為國務院掛牌督戰、南方電網公司對口幫扶的貧困村,還有不到90天,黑塘村將迎來2020年脫貧攻堅“終考”。真碰硬督、真抓實干,一個都不能少,一個也不能忘!截至今年6月,黑塘村建檔立卡貧困戶364戶1696人全部達到脫貧標準,實現轉移就業695人、自主創業8戶44人,全村沒有零就業家庭,黑塘村定能向黨和國家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

  挪“窮窩”:易地搬遷奔向新生活

  易地搬遷是解決一方水土養不好一方人、實現貧困群眾跨越式發展的根本途徑,也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重要途徑。

  鎮雄縣以古鎮黑塘村的黃家坡村民組,是一個十分偏僻的地方,全組都住在坡度近60度的大山上,交通和通信都不通。而居住在此地的陳文君家有六口人。挪出窮窩,解決孩子們讀書太遠的問題,成了陳文君一家許久以來的深切渴望。

  脫貧攻堅,讓夢想照進現實。2018年,鎮雄縣開始實施易地扶貧搬遷,黑塘村委和駐村工作隊干部第一時間到黃家坡進行宣傳,當陳文君得知這個消息后,顯得分外欣喜。“城里花銷太大,離開了土地,瓜果蔬菜都要花錢”,有鄰居這樣勸阻他。對此陳文君卻很堅持,“一定要走出去。在山溝溝里窮了一輩子,得為孩子們今后的出路想一想”。2019年7月,陳文君一家如愿搬到100公里外的鎮雄縣魯家院子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住進120多平方米四室一廳的電梯房。 

  鎮雄供電局工作人員在魯家院子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向住戶了解用電情況,并進行安全用電宣傳。賴增鵬 攝


黑塘村村民的新生活。賴增鵬 攝

 

  9月8日下午,在安置點的新家,陳文君的二女兒陳章美面對訪客有些靦腆。“小姑娘,你的新學校在哪里?”有人問。這個大眼睛、扎著馬尾的初三備考生,把手伸出陽臺指向學校的方向,嘴角不由自主地向上揚起。

  到目前為止,黑塘村環境相對惡劣的黃家坡、院子和曹家寨等村民組共有171戶806人分別搬遷至以古巖洞腳、縣城魯家院子和呢嚕坪三個易地搬遷點,走出了“窮窩”。

  相對搬遷出去的,留在村里的農戶還是占大多數。對于茅草房和危舊房,駐村工作隊積極對接村委和縣住建局,對黑塘村71戶223人危房改造對象,制定“一戶一方案”。按照方案要求,組織人力物力,保質保量施工,并一直跟蹤建設進度,落實建設措施,督促農戶入住情況,直到按期清零。

  “這三年來,村里每個季度都在變化,百姓家每天都在變化”。2017年10月開始駐村的五德鎮大水溝水電站負責水電運行的班長(現編制在母享供電所)趙波感慨。

  駐村這幾年,工作隊和46名掛包幫扶干部,走訪貧困戶家就像“認親戚”一樣。很多幫扶干部不僅自己掏錢為貧困戶購買電視、衣柜、衣服、被子、大米、面和食用油等生活物資,還要幫他們修燈、修電器、修水管。村民劉國明一家因為沒錢裝修,一直沒有搬進新房,趙波就每天抽半天時間幫他裝修。家住巖洞腳村的熬龍領,是黑塘嫁過去的,一天晚上家里水管爆烈,噴得滿屋子都是水,沒有辦法,只得打電話給趙波,趙波二話沒說,拿起工具,在彌漫的夜霧中,深一腳淺一腳的來到熬龍領家,及時換好了水管,解決了村民面臨的問題。“修東西修多了,村里半大的小孩都認識我了。一問誰是趙波?就是那個光頭啊!哈哈……”

  居住條件變好了,人居環境的改善又是一場硬仗。“村民的生活習慣要改變。比如你去他家坐都坐不下去,怎么辦?”一位駐村干部表示。通常,駐村工作隊會采用“兩步走”方式:“首先帶頭幫他家打掃衛生,讓他知道什么叫干凈”。但是問題來了,“你前腳剛走,下個月又死灰復燃。就只能不斷地告訴他們,要勤打掃、勤洗澡、勤換衣,不停地去打掃,去檢查。人居環境提升,是一條漫長的路 ”。

  鎮雄供電局駐村扶貧隊員為村民更換電燈。賴增鵬 攝

  保就業:日子穩了,人心就穩了

  離開了耕地的農民,在搬遷之后如何致富?這是擺在駐村工作隊面前的一道難題,也是一道必答題。樂業才能安居。解決好就業問題,才能確保搬遷群眾穩得住、逐步能致富,防止返貧。

  位于烏蒙山的鎮雄縣,山區占比98.8%,總人口達171萬人,人均耕地不足0.8畝。2013年,全縣有42余萬貧困人口,貧困發生率為32.97%。外出務工是鎮雄脫貧的主要方式,一人就業,基本能帶動一戶脫貧。

  勞動力轉移就業是黑塘村的“支柱產業”,從一開始,就是村委和駐村工作隊首抓的重點工作。黑塘村有建檔立卡貧困戶364戶1696人,卡戶勞動力924人,人雖不少,但整體文化層次低,多數人只能憑力氣打工。盡管這樣,村委和駐村工作隊通過了解打工人員的信息,進行歸類,找到最適合打工人員做的工作,盡量做到人盡其才。

  小伙子成信廣是曹家寨的村民,去年易地搬遷進了城,他年輕,思想要超前得多,鎮雄供電局駐村工作隊來到他家,要求他家搬遷時,他的母親還不愿意,就擔心進城吃點蔬菜瓜果都要花錢買,最為糾結的是住了幾十年的房子,說不要就不要了。駐村工作隊多次上門做工作,才做通成信廣母親的思想工作。2019年12月18日,鎮雄供電局派出五張貨車,連夜為包括成信廣家在內的搬遷戶裝捆家具和生活物資,第二天連人帶物資送到了離村80多公里的呢嚕坪安置點。進城后,駐村工作隊與社區對接溝通,把搬遷進城的勞動力情況進行了分類統計,成信廣因在老家時,就對技術一類的東西感興趣,于是通過政府引導,帶著老婆一起來到浙江寧波一家電器廠打工。據他介紹,現在的工作還他很滿意,做起也比較輕松,自己和老婆一個月下來也有7000多,這點收入加上在老家呢嚕坪安置點的父母和三個孩子,比在曹家寨時生活寬裕多了。

  通過積極組織引導,截至今年6月,黑塘村實現卡戶轉移就業691人、自主創業8戶44人,安排公益崗位53人。同時還不定期跟蹤打工人員的情況,解決一些實際困難。事實上,通過勞動力轉移就業,使很多常年靠種玉米和洋芋的村民,有了一定的收入,更重要的是,使村民提升眼界,打開心靈,愿意到外面去闖,創造財富后有利于推進家鄉發展。

  “很多貧困戶搬遷初期,他們最為擔心的是進城后拿什么東西做生活保障,其實政府為此早就有了安排。”南方電網云南昭通鎮雄供電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廣東東莞和中山市屬對口扶貧昭通市,從去年來,政府不定期的分批點對點的把務工人員送到打工地點,在浙江和廣東,鎮雄縣政府還設立了務工人員聯絡辦事處,成立了臨時黨支部,跟蹤和解決務工人員遇到的困難。在鎮雄的呢嚕坪和魯家院子,還正在建設扶貧車間,讓貧困戶就近就可以務工。

 

  黑塘其實并不“黑”,這里山巒疊嶂,到處郁郁蔥蔥,也許正是群山的阻隔,又導致貧窮生長在了黑塘人民祖祖輩輩的生命里。這些年,作為央企的南方電網,從未懈怠過對貧困村的關愛和支持,從2012年黑塘村用上農網電后,2015年又派出駐村工作隊,正式來到村上,與村委班子一起,扛起了建設黑塘的重任。這幾年,駐村工作隊的第一書記兼工作隊長森躍紅、駐村隊員陸友欽和趙波等46名掛包干部一起,組成了一支扶貧“兄弟連”,合力為黑塘村按時脫貧出列做出了大量工作。賴增鵬 攝

  女兒考上大學后,她說了這樣一句話——“我的三個孩子一個比一個讀書厲害,只要他們想讀,我就想辦法供。”村民尤定娥三個女兒令人羨慕。尤定娥的大女兒去年考上了一間不錯的大學,二女兒今年又以630的高分被武漢一所高校錄取。9月9日,二女兒報道當天,她在女兒當年讀過的小學門前留影。曾經,她要帶著女兒走上一天再坐車才能來到這所小學。易地搬遷政策落實后,學校就在她家門口。對她來說,走出深溝就是邁向美好生活的第一步。黃雅熙 攝

  在村口開小賣部的譚遷學和王治端夫婦倆,兩個孩子先后考上了北京工商大學和浙江大學。接受采訪時,夫婦倆興奮地拿出兄妹倆從小獲得的獎狀向記者展示。這樣的勵志故事在黑塘村并不少見。大山深處的孩子,更努力證明自己一樣有廣闊的天地。黃雅熙 攝


當地村民非常重視教育。黃雅熙 攝

  穩產業:大竹種植點亮貧困戶心燈

  “以古”彝語的意思是一個地肥水美的地方。然而地處以古鎮西邊的黑塘村卻山高坡陡,土地貧瘠。黑塘村曾嘗試過多種產業扶貧方式,“比如引進蜜蜂養殖,但投入大、收益微、百姓苦。”談起產業扶貧之路,第一書記森躍紅用“走過彎路受過窮,始終相信終獲成功”這句話來概括。

  “在那種環境下吃飽還要致富,太難了“,一名曾到過黑塘村調研的干部感嘆,”一眼望去就沒有平的山,哪怕給我幾十畝平地種點地也好。你種植不出成片的,第一個吃穿不用愁就有問題了。開山種地,地不好,還影響生態環境。”

  然而,以古鎮一帶氣候潮濕,非常適宜竹子生長。歐家灣、熊拉木、麻窩凼村民組是以古鎮的較偏遠山村,天然生長著零星的小片竹林,雖然沒有人管護,但到竹筍生長季節,村民靠山吃山,除滿足自身需求外,還有部分竹筍拿到集鎮市場售賣,因其品質較好而成為稀缺貨,群眾賣筍收入少則四、五千元,多可達萬余元。

  2009年回鄉創業的村民周訓軍,承載了黑塘村產業的希望。2012年11月,黑塘完成農網改造后,周訓軍陸續開起了煮酒廠和養殖業,其中養豬場經過7年經營。年收入達到了10余萬元。他先后幫助一個貧困戶和一個非卡戶建立養豬場所。隨著開辦養豬場初具規模,他將帶領更多的貧困戶一起脫貧。

  “目前黑塘村已栽種竹子2600畝,在管護好現有竹子的基礎上,計劃再栽種5000畝。”森躍紅說,“15—25度以上的坡耕地、造林失敗地和造林需補植補造林地,易地搬遷群眾留下的“三塊地”(耕地、林地、宅基地),全部整合,連片建設發展竹產業”。

  通過“支部+合作社+農戶”模式,建檔立卡戶每栽種一株竹子就會有1.1元的“工資”,每給一株竹子施肥就可以獲得0.6元。待三四年后竹子長成,收益再按農戶70%、合作社20%,村委會10%的比例分成,“一畝地的收益少則幾萬,好的話多達十來萬”。

  目前山坡上竹子還大多只有不到半米高,黑塘村村民的主要收益來源還是外出務工。但是森躍紅卻說,看到這些竹子,就看到了黑塘村未來的希望。“等村民們老了,已經沒有力氣再外出務工的時候,這些竹苗一定已經長成了一片竹林,那個時候,漂泊在外的村民就會想到,家鄉還有一片竹林可以守護。”

  扶貧故事:

  單親媽媽攜子離鄉生活陷困境

  扶貧工作隊伸出援手跨省接回

  脫貧路上,一個都不能少,一個也不能忘。

  6月21日15時,黑塘村仍舊迷霧籠罩,陰冷潮濕,督戰隊長袁義同督戰隊員曹傳磊商定并臨時抽調兩名村委干部,驅車兩個多小時前往貴州省赫章縣安樂溪鄉尋找陳韓母子。

  陳韓是一名三年級的小學生,今年剛滿10歲,在貴州讀小學。他的母親是一個四級肢殘人。在陳韓僅4個月大時,陳韓的父親離開了他們。黑塘村的老屋是40年前陳韓的外公外婆用木頭建造的,早就破爛得不能住人,陳韓的母親又行動不便。母子倆這10年來一直寄住在貴州的姨媽家。

  督戰隊在離陳韓學校比較近的一間民房內找到了母子倆。隨著姨媽家的兒子結婚生子,他的母親也知道不能再這樣麻煩人家,于是就找了個“陳韓要上學”的理由搬了出來。

  “他家租住的是多年前建造的土木結構房,四周已被新式樓房遮擋,門特別矮小,進出都得彎著腰。屋內光線特別暗,木板樓頂上吊下來的一盞集能燈要一直亮著。房間里只有一張老式木板床,衣物就放在地上一個紙箱里。”

  袁義回憶,離開陳韓家時,天快黑了。在回來的路上,大家很長時間都沒有說話,因為都知道陳韓家在黑塘村是一個有戶無人的空掛戶,多年就與村組干部失去了聯系,確切地說,陳韓家屬長期舉家外出戶,是脫貧攻堅“五不扶”對象。

  “大家都說說,幫還是不幫?”袁義打斷了沉默。回答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幫”。次日早上,袁義將情況向以古鎮黨委書記李超作了反映。當晚,鎮政府相關部門決定立即整合資金建設安全住房,按程序為陳韓母子申請辦理最低生活保障金,落實好陳韓轉至巖洞腳小學讀書等事宜。

  如今,兩個月過去了,陳韓母子倆已搬進離巖洞腳街僅800米遠的幫建房,每月領到了低保金700元,陳韓已成為巖洞腳小學四年級的一名學生,他家的基本生活用具也在鎮村兩級干部的幫助下煥然一新。

  黑塘村脫貧攻堅大事記

  2012年11月,農村電網改造項目實施完成,黑塘村用上了優質電,新田村民小組的王明富再也不用擔心煮飯煮不熟了。

  2016年10月,鎮雄供電局捐贈6萬元,擴建了黑塘村黃家坡村民組村民出資修建的連接花山鄉小米地村民組的公路,結束了該村民組人背馬駝的歷史,受益群眾47戶235人。

  2016年12月,黑塘村第一批貧困戶63戶314人搬遷入住以古鎮巖洞腳村的新房。2019年7月搬遷鎮雄舊府社區魯家院子54戶261人,2020年1月搬遷南臺社區泥嚕坪54戶239人。

  2017年,鎮雄供電局捐贈4萬元,協助政府在黑塘村新田、溝口村民小組修建了兩個黨員活動室。該項目于2017年12月啟動,2018年2月竣工。為院子、黑塘、杉林、吊水巖、黃家坡5個村民小組19名黨員及群眾;為曹家寨、新田、灣子、溝口、陶家灣5個村民小組22名黨員及群眾提供了休閑、學習場所

  2019年1月,黑糖村第一個衛生所建成,村民們告別了生病打針還要到隔壁村寨的日子。

  2019年7月3日,黑塘村第一批貧困戶搬遷進了魯家院子安置點,黃家坡村民小組的陳文君放下了子女讀書路途遙遠的心病。

  2019年7月,黑塘村2019年第二批農危改清零之際,院子村民組陳文倫戶住房需修繕加固,修繕資金28000.00元。由于工期緊,當時院子還不通公路,運輸成本高,戶主又不愿修繕。經多次做工作,協商,最后由戶主出資3000.00,以古鎮政府補助5000.00元,鎮雄供電局補助18000.00元幫助修繕,如期完成清零任務。

  2020年5月,南方電網援建的80盞路燈第一次照亮了黑塘的夜空,村民文付敏晚上騎車接上學孩子回家再也不怕摔倒了。

  2020年2月,南方電網捐資10萬元建造的蓄水池和抽水池建成投入使用,黑塘村飲水指標首次達到脫貧出列標準。

  2020年6月30日,黑塘村最后一個貧困戶譚朝翠戶達到脫貧標準。譚朝翠屬黑塘村吊水巖村民組貧困戶,家庭人口6人,其丈夫多年前受傷死亡,5個孩子均在讀書,最大的讀九年級,最小的讀三年級。經幫扶隊員及村委會評議,給予該戶1個保潔員、4個A類低保的幫扶,但人均收入仍不達標,最后由鎮雄供電局每月出資2000元安排做些臨時工作,幫扶7個月達到脫貧標準。

  2020年6月底,鎮雄供電局捐贈10萬元,幫助硬化黑塘村村級活動場所700平方米,補齊村出列最后短板。

  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 黃雅熙 韓曉彤 賴增鵬 通訊員 趙亮 趙威 茹國熙 陸友欽 實習生 鄭海濤

必威体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